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枪泣血 第三百零一章 麻烦上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17

神枪泣血 第三百零一章 麻烦上门

随着时间的推移,兰绝尘已经开始有些乏力,道力已经开始跟不上消耗,豆儿大的汗珠挂满额头,面色苍白得可怖,就像是浸泡在满是福尔马林岑克尔溶液里的尸体一般。

断魂龙一并没有闲着,他施展上秘术将他们如今所在的局域暂时的隐匿起来,不让别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断魂殇突然浑身激烈一颤,双眸瞪得大到了极限,瞳孔却速的收缩,终竟然变成针状,后瞳孔居然消失了,唯有眼白,模样惊人。

身体的颤动愈来愈强,兰绝尘也愈来愈虚弱

,此时嘴唇已经干裂起白,是涔出了些许鲜血,就在兰绝尘要坚持不住的时候。

一股神秘能量被断魂殇排除体外,法形容,却能够真真实实的感受其的存在,是隐约的听到了一阵阵愤怒的咆哮,宛如受伤的洪荒凶兽在嘶吼,又像是被激怒的荒古圣兽在歇斯底里的狂啸。

终声音伴随着那一股神秘的能量消失了。

断魂殇的瞳孔从到有,从针尖不断变回正常大小,双眸恢复了清明,虽然先前他在和心魔竭力的斗争,但是他也看到了两位兄长的努力相助。

他感激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兄长,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太多神秘。这个时候,说谢谢太俗,牢牢记在心底这就够了。

“大雕兄,小殇的心魔被你驱除,我们断魂家永久记住你的好,我们欠你一个大人情。”断魂龙一略微有些虚弱道。

兰绝尘从龙纹戒中拿出一颗灵果,啃咬了起来,瞥了这两人一眼,漫不经心地的说道:“你们断魂家欠我的还少吗?特别是你们两个**,断魂虫,你别说我先前所念的大般若涅槃经你没有记住。”

“……”断魂龙一言以对,脸色略微有些尴尬。

这如此神异的**,他怎能放过,如此偷学别人的秘技确实是一种大忌,说不定这是福伯传给他的一个神技。好在兰绝尘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也没有要抽取他脑海中的这一段**,这让他放下心来。

如若告到老爷子那里,他可吃不了兜着走,兰绝尘的行为让他感动不已。

“听说没,进入龙城的十三少主候选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一侧谣言罢了。而且奇怪的是其他的候选人也迟迟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不知道他们究竟这是在干什么?”

“我觉得他们好像是在等什么似的。”

“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这就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你看这一次的少主竞选可是后一次了,这些人能不谨慎而行吗?肯定是要把自己的实力尽可能的提高才是王道,先到达龙城并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

“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现在有一种预感,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你不觉得如今竞选开始了已经差不多一年了却都太过于安静了吗?”

“近整个仙踪林的气氛都不一样,却不知道究竟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老人也不说。”

“这一股风暴史前巨大,不然不会酝酿了如此之久,听老人说,往届开始一年多的话,早就已经打得热火朝天,各大势力早就被牵动起来,而且基本上都会看出了结果。”

“大家都知道仙踪四公子之一的蛇蝎公子吧,他来到神佑之城之后就沉寂了下来,而且他似乎和镇魂家族的关系十分密切。”

“据说他们合作一起寻找人族的少主候选人,两家如此密切着急的不光光是我们,其他四家一定也着急。你们觉得断魂龙一跟蛇蝎公子之间,两人究竟谁能**谁?”

“前段时间,两人不时交过手吗?据说不相上下。啧啧啧,我们断魂家族终于出了一个可以拿得出去的天才。”

“哼哼,难说,听说蛇蝎公子根本就没有出力,而断魂龙一都黔驴技穷了。”

“你这是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白痴,真怀疑你是不是断魂家族的人。”

“断魂龙二,断魂龙三好像也来了,传言他们要挑战断魂龙一。”

“听闻断魂龙四似乎已经踏入了天阶的顶峰。”

兰绝尘吃着东西,猛地瞪大了眼睛,差点没把嘴中的东西给喷出来,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们断魂家族该不会从断魂龙一排到断魂龙百吧。”

断魂龙一尴尬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没有到龙百那么夸张,但是后面确实还有一群人这么起名字,有的还是八代打不到血缘关系的直系。

“其实都怪我家老头子,当初他给我起了断魂龙一的名字以后,再加上我的天赋异禀,成为了断魂家当之愧的第一的时候,后面的人开始跟风,希望能够赶上我。”

“断魂龙二,断魂龙三,断魂龙四就这么来了。这并不是他们的本名,这已经成为了我们家族年轻一辈的排位。”断魂龙一奈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搔动,兰绝尘好奇的抬起了头,嘴角却不禁的抽了抽。

“麻烦找上门了……”

来的却是一对双胞胎,兰绝尘断定这两人应该就是断魂龙二和断魂龙三。

“哟,这不是我们的断魂殇少主吗?咦,这位有点眼熟,该不会是断魂龙一吧?”相貌较轻的断魂龙三略微轻蔑说道。

断魂龙三样子极其做作,很是夸张,断魂龙一却也不生气:“断魂龙三,断魂龙二,好久不见,一别就是十年,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不再是那两个天天被人揍的鼻涕虫了。”

“呵呵,龙一兄,你真会说笑。”断魂龙二微笑道。

“你们两兄弟请便。”断魂龙一平和道。

然而断魂龙二两兄弟并没有要走的迹象,断魂龙一也不再说什么,却是华丽的视了这两人的存在。

接着微微一笑,似乎想通了,也埋下头跟着兰绝尘一起稀里哗啦的埋头苦干了起来,这速度不比兰绝尘,却也慢不了多少,行为十分粗鲁,根本就没有一点的贵族气质。

断魂殇望着眼前的两位兄长,心魔已除的他,看得很开,本姓善良的他也知道人姓之险恶。他一下子就理解了断魂龙一这个做法的含义。

于是他也埋下头跟着两位兄长一起稀里哗啦的埋头苦干了起来,根本不顾自己是断魂家的少主的身份。

其实这两人老早就饿了,却是为了保持自己的那种高贵优雅的仪态,不得不忍着,经历过先前心魔事件以后,两人的心也都打开了,觉得这种所谓的贵族气质,贵族礼仪似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了。

跟在兰绝尘身边久了,他们也被兰绝尘那强大的改造能力给同化了,这如此豪放的吃东西方式就是从兰绝尘这里学来的。

被这般华丽的视,断魂龙二两兄弟略微显得有些尴尬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看到断魂龙一与断魂殇居然变得如此的粗鲁,一点都不懂得贵族礼仪,不禁让他们心生藐视。

“啧啧啧,这就是断魂家族后的希望吗?就跟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没有见过世面,没有吃过肉。”其中较为年长的断魂龙二讽刺道。

话里有话,却是转过弯来讽刺兰绝尘。

“是吗?你真是说对了,我就是从乡下来的,我们村好久好久都没吃过肉了。自从来到了断魂家族以后,我成了福伯的**人,成了断魂家族少主的好朋友,大把大把的肉吃,不久之后我就能够得到多的老人的赏识,登上人生的巅峰,嘿嘿,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兰绝尘一边啃着手中的烧鹅,一边憨笑道。

“咳咳咳!”断魂龙一和断魂殇被兰绝尘慢条斯理的说得煞有介事的话给吓得呛到了自己。别人不知道兰绝尘,但是他们却知道,这兰绝尘憨实的表面藏着一颗腹黑的心。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想法就是这么单纯,思想就是这么的粗俗。”断魂龙二说道。

兰绝尘微微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不悦,“乡巴佬怎么了?你们哪里来的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难道我们乡下人就不能够有梦想?难道你们的梦想才是梦想,我们的梦想就叫妄想,就是粗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的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断魂龙一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坏了,这小子是要把事情闹大。”

“哟哟哟,说得就是你怎么了,乡巴佬。一个地阶的行者也敢在我们面前猖狂,真是好笑至极。”

断魂龙二刚刚说完。

兰绝尘立马将手中的烧鹅狠狠的砸向了断魂龙二,烧鹅划过诡异的轨迹直指断魂龙二,断魂龙二想要躲过去,然而他发现不管他怎么躲,似乎都法避。

“砰!”直接被砸中脸上,满是污渍油垢,狼狈至极。

断魂龙二顿时怒了,一股强霸的气息瞬间席卷场,一股浓郁的火药味充斥着整天宫殿,所有的人瞩目而来。

兰绝尘却若其事的继续吃起了东西,华丽的将断魂龙二两人给视了,嘴巴却淡淡的说道:

“有的东西外表光鲜,其实肚子里没有什么好货。有的东西外表丑陋,貌不惊人言不压众,其内心却纯净暇。就像我手中这块烤得有点焦的烤肉是一样的道理。”未完待续。

清远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自贡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
清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自贡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