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浪仙人 第638章 烙印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7:02

流浪仙人 第638章 烙印

.心下间她忽然想得意的大笑,忽然又觉阵悲哀,最心,尴尬和莫名的焦躁,顿时咬了咬牙岔开话题道:“既然他们勾结一气,那就可以把事情密告给太阳神陪罗教会,他们现在也在插手治安的事情了。听説他们个个,都是铁面无私、大义凛然,应该可以替你出一口恶气。”

对方脸色僵的呆了一会儿。才神色哀伤的低头説道:“出什么恶气?他要走出了事儿,那些为他做事的人怎么办?大家都和我们一样,是外地逃难,偷偷溜入城中的。一旦事按照法律大家都要收鞭答之刑,然后然后扔到城外等死等着那些野狼把我们活活咬死,呜呜呜呜你不知道,现在大家最怕的就是太阳神陪罗了。别的教会还可以收diǎn儿钱了事,就他们陪罗神教会最严厉,抓一个就会扔出去一个

这回轮到奥尔芭糊涂了:“陪罗神不是很公义的吗?难道就不会体谅一下我们这些人?他们这样做,就不顾自己的名声了吗?”却听对方抽泣不止道:“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啊!这里的城里人早就对我们有怨言了,有的人更恨不得把我们全都打出去;陪罗神教会每执法一次就有很多人叫好一次,现在已经这王都中已经有大量人皈依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呜呜呜为什么命苦的总是我们?做什么就错什么?呜呜呜”

奥尔芭顿时有些明白了,很多偷偷跑进王都的人都做着不干净的事情,或偷或抢,又或者就走街。对城里人来説这就是邪恶与堕落。所以陪罗神教会所做的就是清理邪恶与堕落。就是维护正义一维护城里人的正义?

当她在无边的黑暗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再一次走进自己潮湿低矮的小破房时,又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满手是血的奥拉夫正呆坐在床边呆,手里还拿着一截小东西一截惨白惨白、干净到没有一丝血液的手指!

“你?!”奥尔芭顿时焦急的冲进去低呵道:“你你砍人了?这是谁的指头?”却见弟弟猛地半哭半笑的大声飙道:“砍人?!我还砍人?我他妈从来都是被人砍!这是我的指头!!!”这么一吼顿时把正在熟睡的小女孩儿惊醒了,立刻被吓的哇哇大哭起来;喧闹的哭声中,姐弟两个无言相对。

当把事情全都説出后,奥尔芭面色阴沉的默默拿出十个金币,一把丢给他后严厉的説道:“这段时间你别过来了!”又喜又惊的奥拉夫正捧着闪光耀眼的金币欣喜若狂,闻言还在傻笑着问道:“什什么?什么不过来了?”

奥尔芭顿时也飙起来:“你还不明白吗?你説要混出个名堂来。结果现在就被人砍了手指头!要是有人跟着你砍到这里的话,我女儿怎么办?!那些家伙都是见钱眼开的王八蛋!要是被人家拉出去卖了,我跟你没完!你别过来了!别来害我们了”。

奥拉夫牙敌咬的咯咯直响。紧握着金币的拳头都开始猛烈的颤抖,也不知是恨、是怨还是恼,姐弟两默默冷视着僵持的半晌,才闷声丢下一句:“我一定出人头地!我一定会出人头地!我不会连果你们!要连累也只连累我一个!”然后歪歪斜斜愤愤而出。剩下奥尔芭抱着自己可怜的小女儿呜呜的抽泣起来。

“老板!我替你找到一个好买卖啦”。一个伙计兴高采烈的跑到普雷格面前来,指天画地的説道:“我在城里的一个旧识告诉我,他们现在正在招人,而且是招外地人!每给他们招一个身体素质不错的年轻男人就给一个金币!现在城外满地都是这种人,随便就能搞上百个呢!还可以边做其他生意边顺便带人赚钱,很划得来啊!要不要去看看?。

正在抽着水烟的普雷格皱眉道:“招人年轻男人?又是拉去贩卖给那些矮人当露天矿的挖矿苦工吗?”却听伙计摇头道:“不是呢,这次是要招身体残疾的人士。就是缺胳臂断腿之类的。説是太阳神陪罗的教会主办的,要给身体残疾的年轻人一个活路,让他们去各处神庙做仆役。”

“真是虚伪”普雷格嘟噜两句,不过自己只是个小商人,能赚钱就行了。当即就跟着去了。走过几条大街小巷后就看到一座简易的高大太阳神庙屹立在面前。正门上宛如锯齿大金盘的放光太阳徽记正在阳光下光彩千丈、照耀四方,颇有气吞山河、统摄一切的威严架势。门口还有大量衣着整洁的虔诚信徒进进出出,每个人经过那金先,大徽记下时,都恭恭敬敬的拿下头上的工整华贵的各

不过有些身份尊贵的人就不用如此,比如一个全身纯白礼服,宛如白玉雕像的英俊权贵出来时,就是前呼后拥的一大群人,连陪罗教会的牧师们都出来恭送。而这位上下洁白的英俊权贵还真把自己抬的蛮高,登上精雕细刻、犹如手工艺品的金榨色豪华马车后,似模似样的向众牧师挥手告别,那纤长的手上甚至还带着一双光洁如玉的柔光白手套!搞得真他妈娘娘腔!

而身为培罗神的仆人,那些老少牧师们似乎对这个浑身光洁到让人怵的小白脸特别感兴趣,一个接一个热烈挥手致意道:“爱德华大人慢走。愿伟大的太阳之光永远照耀着您

流浪仙人  第638章 烙印

!愿您的前途永远光明”。

这马匹拍的有水准,又贴切又到位。普雷格恶意的想着然后就被前来接头的一个低等小牧师往旁边引,引到拐角的阴暗角落里,从一个,深嵌在高墙厚壁中的不起眼小门钻了进去,那底矮撞头的门框,那黑漆漆的阴沉门风,怎么看怎么觉得向个狗洞!

在“狗洞。的混暗走道里绕来绕去,不知道是绕到神庙的哪座小房间里了。里面就像监狱般放着一面桌子,几个破旧的椅子,甚至连个喝茶的杯子都没有!只在四周墙壁上刻画有一个个大如人面的严肃符纹,正散着各式各样的反预言法术效果,隔绝了这里与外界的一切。

过了好一眸子才有个。衣着金哭大袍的高等老牧师带着森然严厉的面孔进来了,脖子上那镶嵌着七彩闪光宝石的纯金大徽章上正有主教的标记!听説现在王都中有两个主教负责管理神庙及内外事物,一个是比较和善的正职,另一个副手就特别严厉,甚至不近人情了。动辄以教典为律法,今天烧死这个。、明天吊死那个。还在公开场合气势汹汹的声言绝对不像邪恶与堕落低头,誓要将王都净化为一片纯净的国土!看样子就是眼前这位了吧。看他眼神好似金剑锋光闪闪”面色宛如铜盾,庄重压人,或许就是他吧。

而他的“净化,估计就是“杀光、烧光。吧?普雷格继续恶意的想着:説不定哪天也会把我给烧了呢?只不过这家伙每次行动都有一大群自以为是的城里人叫好。

以为天下就该按照这种死老头子的顽固想法运行。呸!要真按他们的方法去办,这个。世界至少要杀掉七成的人去!

当然,不以为然都是在心里的,口中唯一能留的就是生意了。双方谈了一阵后,这面色威严顽固的老东西就diǎn了diǎn头答应给他们特许令,可以接受他们带来的残障人士。不过事先要签署一个简单的契约,白玉般光洁可人的底稿上用庄重的古铜色写着一排排工整有力的文字,大意是:普雷格等人只是协助寻找肢体残疾的年轻男士,并带给太阳神教会。不得携带怀有恶意的人、不得诋毁太阳神教会,也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有关此事的任何细节与秘密。如果违背,甘受伟大无上的培罗神惩罚等等。

反正就是老套的商业保密条款吧?普雷格想了想,反正自己只是个闷头财的小人物,吃饱了撑着才会泄露他们的鸟事呢,再説就自己这顺带拐卖人口的破事也值得泄露?当即挥毫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然后契约上的古铜色的威严文字忽然像神异的魔法符纹一起吼地闪耀而起,好似白色光华的纸上猛地冲出一排排刺目欲瞎的闪先,尘!只听的普雷格“啊”地惨叫一声,浑身抽搐的翻到在地,全身乱抓乱打,好似烈焰焚身正在炙烤着自己体内每一丝筋肉、每一滴骨髓!

他惊怒无比的惨叫道:“你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在他痛苦嚎叫的翻滚中。对面面如金才兵刃的冷颜主教没有半分情绪波动的坚定説道:“这是伟大至上的培罗神与你接下的契约烙印!这个烙印才是真正的特许令!你放心,这是个测试,如果你是我们的敌人,现在就会立刻焚身而死!不过你还好好的,説明你不是敌人。而且这道烙印可以保护你免受一些亡灵和邪恶的侵袭,在期限内每天还可以获得“崇敬术。和“忍受环境,的支持甚至医疗,这对你的身体是很有好处的。”

説着説着,普雷格体内的灼烧效果还真的慢慢降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阵温暖而不燥热的力量,非常的舒服和安详!这才又惊又怕的站起身来,很尴尬向这个混帐老牧师致意了一下,便很是气闷的默然离去了。

辽源治疗癫痫病医院
辽源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临沂癫痫病
临沂癫痫病医院
临沂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