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覆云乱煜第二百五十章崂顶之变七

发布时间:2020-01-25 03:07:29

覆云乱煜 第二百五十章 崂顶之变(七)

飞剑长虹一线划过天际,将天幕上的绚烂织锦裁成两半,彻底打散了这副瑰丽画面,没有讲半点情面。

天尘从飞剑上飘然落下,没有收回飞剑,而是直接将其握在手中,剑尖斜指脚下起伏的海面,目光朝萧煜望去。

此时的萧煜还剩下最后一丝气息,藕断丝连,若是再让青尘斩断脊椎,斩下头颅,那便是真正的神仙难救,至于现在,倒还有一线生机。

青尘神情古井无波,心绪却如此时海面,有波澜渐生。

在尘字辈的师兄弟中,以青尘和天尘最为孤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紫尘和无尘是一类人,天尘和青尘是一类人。若是无尘没有早逝,没有坠境,那么他将是最适合接替紫尘的人选,可惜的是无尘早早毁于上官仙尘之手,让紫尘不得不退而取其次,选择天尘成为自己和秋叶之间的过渡人物。而天尘也没有让紫尘失望,他成功地接掌了道宗大权,让青尘的篡位之举功亏一篑。

因为孤傲,所以独来独往。

青尘和天尘的轨迹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曾经离开宗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杀伐果断之人,他们有着同样的心高气傲,但也正是因为自身的孤傲,不会屈居人下的两人很难像紫尘和无尘那样相辅相成,反而会因为各自立场的不同,成为对手。

事实也的确如此。

青尘缓缓开口道:“看到此时的你,就像看到了四十岁的我,我本以为我们会是一路人,现在看来,倒是我错了。”

虽然青尘和天尘是同辈人,但是两人之间的年龄却几乎相差了一个甲子,如今的青尘已经快是百岁高龄,而天尘才刚刚不惑之年,若不是天尘天资太高,让上代掌教动了惜才之心,才会破例收为弟子,否则天尘本该是归于下一辈中,故青尘才有如此一说。

天尘平淡道:“你我之间当然不一样,当年我还未曾转修丹道一途时,与掌教师兄有过一番言谈,那时掌教师兄曾经对你做出过一番评价,时至今日,我依然记着。青尘其人,其才学、心智、谋略、手腕均为一流,然心胸略有狭隘之处,其人本身亦有偏执,格局只能为一时之选,而非长久之选,又不愿居于人下,故吾不愿用。”

“贫道与你相较,贫道可曾做过有愧宗门之事?!”

“平心而论,于谋略而言,贫道不如你多矣,然贫道贵在有自知之明,贵在明白大局为重,不愿为一己之私欲而罔顾宗门之重,就此而言,你又如何与贫道相比?”

“宗门之千年大计,非是出自我手,亦非出自掌教师兄之手,而是出自列位祖师之手,你因私怨而叛出宗门,成王败寇,先暂且不说,但是如今你要坏宗门之千年大计,这才是真正的罪无可恕,若是千年大计真的因为你而功亏一篑,即便你能跨过天门,成就长生神仙境界,又如何去面对宗门的列位宗师?”

对于天尘的一番话,青尘并不为之所动,只是平静问道:“为何要对老夫说这些话?难道你还指望老夫幡然悔悟,向你跪地请降不成?”

天尘淡然道:“贫道不敢奢求自己能像佛祖那样能口绽莲花,单凭一张嘴就能让邪魔外道皈依,贫道只是觉得你我毕竟同门一场,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了,也好做个了断。”

青尘笑了笑,说道:“说到底还是要打上一场,紫尘年长上官仙尘将近一甲子,老夫也年长你将近一年子,上官仙尘打不过紫尘,你又哪来的信心能战胜老夫?”

修行一途,虽然从来都不缺惊才绝艳之辈,但更多人要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如此一来,修为的高低多半就与修行时间的长短挂钩。

天尘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没有等着青尘出手,他当先一步掠出,手中长剑倒持。

长剑名为断贪嗔,乃是第三祖师的三把佩剑之一。

当年第三祖师以飞剑千里斩黄龙而闻名当世,身怀三剑,分别名为断贪嗔,斩爱欲,灭烦恼,日后第三祖师飞升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留下断贪嗔之剑,并传下天遁剑法和龙虎丹道。如今的天尘便是走了第三祖师的路子。

青尘冷笑一声,自不量力。

第三祖师真传又如何?他们师兄弟中,谁的修行法门不是名声赫赫?除了紫尘是道祖真传,高出众人一筹,剩下的谁又比谁强多少?谁又比谁差多少?

在距离青尘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天尘手中的断贪嗔明明是以剑首对着青尘,却有一道凛冽剑芒在青尘的身后生出。

青尘头也不回,反手按下这道剑芒,同时立在他身侧的恶念青尘倏忽而动。

同样是极为惊艳的一剑。

这是青尘年轻时的剑道。

天尘不闪不避,轻描淡写地横剑身前,竟是比恶念青尘的剑还要快上一筹,后发而先至。

一声金属碰撞声响。

好像都不带丝毫烟火气的两剑轻描淡写地分开,不像是两位名列天机榜的大高手对决,更像是空冥境界的斗剑。

恶念青尘一剑无功,善念青尘身形飘摇而起,手中应太皇符印伊离手。

其势如泰山压顶。

天尘轻笑一声,全身元气周游流动,瞬间爆发出十二气的修为,然后一掌拍向当头落下的应太皇符印。

嘭!

势若千钧的应太皇符印竟是被天尘的一掌直接拍飞出去。

紧接着天尘右手中倒持的断贪嗔离手,高高飞入云霄。

下一刻,断贪嗔一化三,三化万千。

无数柄断贪嗔如同雨滴从天而落,森然剑气弥漫天际。

真是好大一场剑雨。

青尘毫不犹豫地向后暴退,不过他的善念化身和恶念化身却是避无可避,在剑雨的洗礼下,身体上出现不计其数的细微伤口,然后这些细小伤口连接成线,好似一道道裂纹,使得两人看起来就像两尊年久失修的雕塑。

这便是修到极致的太乙分光剑,远不是萧煜那种半桶水可以比拟。

剑雨过后,飞入空中的断贪嗔开始下坠。

不过青尘却不想让天尘这么轻松地接住断贪嗔,就在这短短的间歇功夫中,青尘的身形一闪而逝,瞬间来到天尘的面前,一掌拍出,掌心有天雷隐隐,拍向天尘的心口。

作为曾经的道宗第二号人物,青尘自然也精通五雷天心正法中的掌心雷。

天尘两手空空,却是不闪不避。

就在青尘的手掌即将拍到天尘身上的时候,他的脸色骤然一变,只见他的手掌上忽然出现一道半尺见长的伤口,血肉模糊。

青尘冷哼一声,“你果真练成了天遁剑法。”

天尘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然后不见他有如何动作,身周不断有剑气生出,无形无相,让人防不胜防。

剑气仿佛无穷无尽,在天尘和青尘之间的几乎要汇聚成一条无形的剑气长河。恐怕就算是萧烈、慕容燕等人在一旁观战,也会觉得棘手异常。

若是萧煜没有失去意识,能亲眼见到这一幕,也肯定会在剑道一途上大受脾益。

因为这是与剑宗祖师截然不同的一条道路。

第三祖师传下的天遁剑法,无形且无相,重意而不重形,重神魂而不重元气,在道宗中也已经失传近百年。

即便是青尘,也是第一次见到天遁剑法,若不是他曾在古籍中见过天遁剑法的描述,恐怕要吃一个大亏。

在此刻,青尘只能一退再退。

天尘抬起手,断嗔痴刚好落回他的手中。

青尘的眼底升起一抹阴霾,“好一个天尘呐,倒是和紫尘一个德行。”

终于展现出真正实力的天尘,绝不会止步于天机榜第九的位置。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治疗阳痿费用
广西白癫风治疗方法
杭州什么医院治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