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村干部拍卖卫生室要价11万称不干书记钱都不退

发布时间:2019-08-15 16:16:09

(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记者 )近几年,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用于村卫生室的规范化建设及对村医进行培养。但是,在陕西省个别地方,有些村干部竟然打起了村卫生室的主意,将其拍卖给村医。最近,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斜里村的村医就反映,村干部们以承建及经营权为名,收取了他11万元。

村干部拍卖卫生室 要价11万

扶风县法门镇斜里村距扶风县城10公里,有6个村民小组,1900多口人,全村唯一的卫生室就设在闲置的村小学院内,村医赵俊林告诉记者,由于村干部的刁难和阻挠,村卫生室已无法正常营业半年多了。

村医赵俊林:2011年村上把班子调整以后,干部让一户群众把羊养里边,也把狗栓在里边,我来以后得把门反锁,病人来以后要敲门叫我,我才能开门,要不然把羊丢了后,我赔不起羊。

赵俊林说,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他一直都是村医,2009年,在上一届村干部协调下,他出资对闲置的小学教师宿舍进行了装修改造,并通过省市验收,成为斜里村唯一的村卫生室。但是,2011年,村上换届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村医赵俊林:到2011年11月19号,村上书记就不让我干了,说拍卖以后你能买起你就干,买不起你就干不成。

没过几天,村干部就锁了村卫生室的门,村医赵俊林被扫地出门,村上还派人在院子里放了一条狗。2011年11月26号,村干部突然领着各小组组长,要拍卖村卫生室。当时参加竟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赵俊林,还有一个叫赵宏兵的村民,一番PK之后,赵俊林最终出价11万元。

村医赵俊林:当时村书记说了,12点过一分就要多交一万元,就要罚一万元。

在赵俊林给记者提供的拍卖会议记录上记者看到,11万元买到的是村卫生室的承建、营业权。

村医赵俊林:这是村上安下的名字,就是这样子。

那么,什么是承建、营业权呢?面对记者的采访,村书记张万号声称,他们收取的是地皮租赁费,因为,现在的村卫生室太偏僻,村上经过重新规划,准备在新建的村委会办公室旁边另建村卫生室,因此,才以招标的形式,对新建卫生室的地皮进行了拍卖。

法门镇斜里村村书记 张万号:我会议记录上是地皮租赁。

记者:这是你的会议记录。

法门镇斜里村村书记 张万号:我就不懂了。

记者:怎么看你们这种行为?

法门镇斜里村村书记 张万号:我们这样做还是为了把集体事情搞大。

村医赵俊林告诉记者,去年11月26号,村书记张万号收了他11万元钱,但至今没有开具任何收据,只是告诉他新建村卫生室的大 置,而且说新建村卫生室的一切费用,还得他自己出。

村医赵俊林:在这里边给我划一小块地方,取得承建和营业权,盖房还得我自己花钱,建起来以后,我使用和经营 0年以后,房屋和村卫生室全部归村上,就与我没关系了。

主管部门称无权限管理

对于村干部的做法,赵俊林说,他一开始就找过镇卫生院、法门镇政府、扶风县卫生局等主管部门,但村卫生室还是被村干部拍卖了。之后,赵俊林又用了半年时间,到扶风县县委、政府办反映此事,最终没有任何结果。随后,记者走访了几个部门。

法门镇建和卫生院院长 李麟:村上书记和我沟通过,我给他讲过,这个事情不符合政策不能做。

记者:那为什么你们不制止呢?

法门镇建和卫生院院长 李麟:我们给他从政策上讲过这事情,但现在村卫生室的现状是村办村管,村上从行政管理上有一定的自主权

扶风县法门镇副镇长 侯文忠:据说村上有两家有资质的共同参与招标的,村上依据我有群众代表参与,我有招标程序是合法的,所以作为他们认为程序是合法的,这一块村干部的弯子绕不过来。

那么,作为卫生主管部门的扶风县卫生局又会作出何种解释呢?

扶风县卫生局副局长 赵录琦:作为卫生上只是业务上指导,有些方面协调具体的管理,这一块没有权限。

真的没有管理权限吗?2011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各地要采取公建民营、政府补助等方式,支持村卫生室的房屋建设和设备购置。2009年,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农村卫生改革发展的若干实施意见中也规定:村卫生室可以集体办,也可由具备从业资格的乡村医生、乡镇卫生院或其他社会力量办。对达到建设标准、验收合格的村卫生室,省政府实行 以奖代补 ,随后,记者又从省卫生厅了解到,从卫生室属于非盈利性的农村公共卫生事业,村干部的这种作法显然和国家与省上的政策相违背,即便是以村民自治为由也行不通,当地政府应当及时予以纠正。

采访中,有村民还告诉记者说,其实,另一个参与竞争者赵红兵根本没有任何行医证照,是村干部叫来抬高竞拍价格的。这一说法也得到了证实。

记者:从你们这儿现在能不能查出来赵红兵,到底是什么样?是乡村医师还是助理医师?

扶风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高岩:这个东西没有的。

记者:没有手续?

扶风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高岩:没有办法查,因为我前面说了未在我局注册备案。

村书记放话:我不干书记,钱都不退

据了解,在扶风县法门镇的村医中有如此遭遇的并非赵俊林一人。建和村村医何华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事。

法门镇建和村卫生室 何华:头一次问我要1 万元,当时村上书记说的意思,他可以把这说成是地皮费,也可以说成是办合疗费,也可以说成是 0年法人费。

所幸的是,此事反映后,建和村的乱收费被相关部门及时制止。据了解,斜里村村卫生室被拍卖后,赵俊林曾多次找到村书记张万号,希望能够退还他的11万元,但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法门镇斜里村村书记 张万号:我不干书记,钱都不退,我给你把话说绝了。

村卫生室是农村医疗保健和公共卫生服务网的基 础,直接向村民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为此,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就是为了方便村民看病难问题。但在一些基层却因为各种原因,使村卫生室不能发挥正 常作用。也使国家这项惠民政策变了味。据了解,类似斜里村这样的事在我省其他一些地方也有存在。对此事,本栏目将继续予以关注。

合肥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电话
白斑不是很明显是白癜风吗 白癜风的早期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