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京张冬奥可不可不COPY夏奥曾将此演绎至

发布时间:2019-09-22 10:18:15

京张冬奥可不可不COPY? 夏奥曾将此演绎至极

[摘要]如果成了冬奥会东道主,我们这么好面子,一定会在冰雪项目上投入更多的金钱。这种脱离于体育环境的体育成绩,在夏奥会上已经登峰造极,实在没必须再在冬奥会上复制。

四年前,在惠斯勒

奥运

赛道外,我买了一本书叫《滑雪走世界》,作者吉米 皮特森毕业于美国的南加州大学,专业是历史,他本来可以当老师。但他过去30年间,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滑雪上。他当过滑雪教练、离道向导、导游、酒吧老板和酒店经理,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一个滑雪兼摄影师。他曾经在48个国家玩过滑雪,他说:“在我童年时期,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许多滑雪场还有先驱精神,随后我看到这项运动赚了越来越多的钱,成了个大产业,我借此能去许多前辈不可能达到的山峰滑雪,很是享受。但我同时怀念早期滑雪的那种单纯、先驱精神。所以我寻找偏远、不发达的滑雪场,像智利的Antuco、吉尔吉斯斯坦的KashkaSuu,那里还有先驱精神。”

皮特森也曾来中国滑雪。先去北京郊外的一家雪场(照他的描述,很像是南山,不过也可能是渔阳),转了一圈之后爬长城去了,他给这家雪场的评分是2.3分。他在《滑雪走世界》一书设置了一个评分标准,从景色、规模、雪质、夜生活等9个方面给滑雪场打分,惠斯勒黑梳山滑雪场的评分是4分。在北京一家火车票飞机票销售点,他被一张照片震惊了,巍巍雪山环绕着一湖碧水,那是长白山天池。于是,他和伙伴一起去了长白山,看到了结冻的天池,他们从长白山滑雪而下,评分是2分。然后他们又去了玉龙雪山,对丽江古镇很是着迷,玉龙雪山都快没雪了,但他们给出2.8分,景色给了5分,村镇也给了5分。随后,他们去了北大湖和亚布力,评分都是2.1分。

2010年冬天,肖恩 怀特来北京参加比赛,场地在奥体中心的体操馆,馆内人工造雪,搭出个U形池,只办一天比赛就拆掉了。这是奥克利的大手笔,他们知道,国内滑雪环境虽然差点儿,但喜欢滑雪的人越来越多。北京奥运之后,如何利用场馆就是个大问题,鸟巢连续两年被改建成滑雪乐园,也是“聊胜于无”的意思。不少滑雪爱好者要去张家口,那里的滑雪场,其实也大多是人造雪,对于爱好者来说能凑合用,但我无法想象,那里怎么举办高山速降比赛?怎么举办50公里越野赛?

我当然相信咱们有改天换地的能力,能把鸟巢改建为赛车场,也能把鸟巢改成滑雪场,老天爷不下雪,我们能造雪,赛道不合适,我们能开山!我们能“平地扣饼”,变出一个新天地来。

这是一种“无所不能”的想法,或者说这是一种“山寨精神”,再或者用一个外国人描绘我们的名词叫“ORIGINAL COPY”,叫“原创的拷贝”。那既山寨某个世界流行的东西,又体现了原始的充沛的创造力。南方城市在郊区会复制一个“奥地利小镇”或者“法国小镇”,动用国家力量,我们就能在张家口复制一个惠斯勒黑梳山出来,一点儿问题没有。正是基于对这种能力的信任,我觉得京张申办冬奥,还是“重在参与”为好。

基于原创的并且拷贝的驱动力,我们把青少年玩的单板滑雪,变成国家集训队,国内没有合适的雪场,就让运动员去国外训练,没有单板的传统,我们就让练武术练体操的去玩滑雪,我们也把休闲性质的冰壶变成了一支专业队伍。如果成了冬奥会东道主,我们这么好面子,一定会在冰雪项目上投入更多的金钱。这种脱离于体育环境的体育成绩,在夏奥会上已经登峰造极,实在没必须再在冬奥会上复制。

点击进入2014索契冬奥会专题

如何搭建微商城
小程序制作软件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